關於部落格
如果看照片和文章,發現認識我,請別揭穿,保持沉默
  • 435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星期日文章 陶傑】台灣風

不但台北街頭疏落,高雄的週末,街上行人小貓三兩。星期六只有夜市尚見一些稀疏的燈火。高雄的主要街道,好似戒嚴時期的宵禁一樣。下一陣春雨,夜風徐來,暖和中暗滲一陣清涼,加上物價超廉,叫一程黃的士,去到天腳底那麼遠,不超過二百元台幣,又往哪裡去找? 台灣確實是好地方,難怪日本在日清戰爭之後有此眼光,處處都不要,只要清國割讓此一寶島。既名寶島,必有豐富的自然資源。台灣的國民黨恐嚇民眾:工業和科技都搬到「對岸」去了,如果不承認「九二共識」,甚至進一步和平速統,台灣人會活活餓死。 去一趟台灣,就知道不是這回事。汽車一出台中市中心,五分鐘不到,即見一片綠油油的稻米水田。日治時期,日本人帶來農產品改良種植的技術,提高台灣水果農作物的生產質素,幾與日本看齊。此一德政,令台灣人百年蒙福。當年在日治時代的台灣讀農業的,一個叫李登輝,回來做了總統,可能飲水思源,覺得日本人的農業技術實在了不起,上台之後公然親日。另一位農產專家,是個業餘詩人,名叫夏菁。去美國深造後,一直在科羅拉多大學做調理農務系教授,現已退休。 台灣的工業生產線可以搬去大陸,但稻米農田卻搬不走。在今日全球污染、大陸水土流失、食物有毒的大趨勢之下,台灣的綠色田園即將是珍貴的資產。貿易就是貿易,由原始人開始,就是正常的經濟活動。貿易港平等互惠,並不是一方對一方的施捨。中國遊客去日本狂購廁所板和藥物,到底是中國人施捨日本經濟,還是日本悲天憫人地以高級的產品施捨給Made In China聲譽崩潰的中國人?本來是簡淺的問題,但在指鹿為馬的政治宣傳之下,許多小朋友智商的人開始感到困惑。 台灣人樂天知足常樂。從高雄坐一小時客運到美濃,以盛產油紙傘著名。美濃一條市鎮的主街,全部沒有生意。有一家人在門口刨製葫蘆,家庭式手工業,門外就是一片翠嶺青山。人與大自然緊密相處,心胸寬廣,萬事都看得開。田園小鎮的台灣人,根本不想腰纏萬貫不想發達,安於現狀,前鋪後居的小店,即使沒有生意,到樓上睡一個懶覺,一天就這樣過去了。 這種純樸的民風,與日本北部的青田山形一帶的鄉土農民極為相似。台灣的「鄉土」情懷,是一份很珍貴的人性遺產,一旦被GDP和金錢這兩個字眼污染,即萬劫不復。 明乎此,都會知道即使所謂對岸經濟制裁,台灣人不太在乎。當然,移民到大陸的一百萬台商,或會叫苦連天,但從來沒有連根拔起的台灣鄉民,則一樣過着以往的小日子。由康熙時代的吳英開始,到日治時代,到蔣家的戒嚴時期,你會知道美濃、旗山、宜蘭、花蓮那許多農夫和手工業小生產者,就是這樣一路過來的。平淺之福,清靜即喜,這是陶淵明和老莊道家理想國的小日子的大快樂。 香港人長期受「金錢」兩字的折磨羈絆,身在苦中不知苦。即使月入五六萬,在地產霸權的擠壓下,到台灣鄉間看看,就見到人家收入只及你十分一,但台灣人的笑容比香港人平時繃緊的那張臉燦爛得多。什麼叫快樂?這是哲學問題,而不是經濟問題。 但中國大陸「改革開放」三十年,偷換概念,將中國人的「快樂」定義為「國家富強」。而所謂富強則純粹以金錢收入和GDP衡量,其中夾雜結構性的貪污腐敗。最好笑的是,共產主義以消滅資本主義為己任,最終想建立快樂的烏托邦天堂,但實驗失敗,賠上一兩億條人命,到頭來,從來沒有「革命」,也不需共產黨來「革放」的台灣農民,過着他們風平浪靜的小日子,卻得到了中國人七十年來從未得到的快樂。 台灣當然也不是十全十美。田園風景雖然翠綠,但建築品味實在低劣。三十多年前,我在英國遇到的一位教授告訴我:台北是他周遊列國後發現世上最醜陋的城市,那時我沒去過,不知何出此言。今日我完全明白:閩南人被日治時代五十年熏陶,似乎學不到日本人的品味。旗山和美濃,台中和基隆淡水,都是一樣醜陋的建築,許多白瓷磚公廁外貌的民居,窗子還加上灰鐵籠,像一隻隻怪獸一樣。雖然內部裝修可能很豪華,但人造建築令綠水青山蒙污。 台灣政府應該將醜陋的民居建築逐步收購,請業主遷出來暫住營房,然後由歐洲請建築師重新設計與自然協調的民居。但這樣做要錢,也要魄力。去鹿兒島、四國、沖繩一看,就知道品味之別。但沒有辦法,因為四百年前由對岸渡海而來,始終還是中國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